【海隼】尘世的责罚(1)

※我流私设ooc短小慎入。

※我流私设ooc短小慎入。

※我流私设ooc短小慎入。

※海隼日贺文,因为太忙所以会在七月内完结。

※确定关系为前提的,可能会有些玻璃渣的甜饼。










1/ささのは さらさら

夜来风雨大作,将晓时分乌云才渐渐散去。被冷风冻醒的文月海支起身子,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两个人的被子此刻正被紧紧搂在霜月隼怀里。当事人犹自不觉,喃喃地说些含糊不清的梦话。窗外较昨日同期降低了十摄氏度的气流掀起窗帘,提醒海“再不盖好被子隼真的要着凉了。”在此刻,海试图在不惊醒隼的前提下将他怀里的被子顺利拖出,但这又谈何容易。

被子纹丝不动。

海又一次尝试。

隼似乎感觉到有什么响动,翻个身把被子搂的更紧了。

海无奈地叹了口气,比起把他叫醒来讲显然是再拿一床被子比较现实。于是海起身,打算平息这一场被子风波。

“海要走吗?”刚一下床就听到了睡梦中的隼含糊的声音。天晓得这个人是梦是醒,海姑且应答了一句:

“没,我在这儿。”

“那就好,不要走啊……”

海抱着大卷羽绒被从大衣柜底下钻出来时,隼已经把头埋进安稳柔软的被子中睡得更沉了。海日常对这白色的人没有办法可言,把怀中的被子铺开,并仔细地把边边角角掖好,活像是对待一个三岁大的孩子。

把本来应该盖得好好的被子抢到自己怀里,怎么看都不像是个二十多岁的大男人吧。

在雨后竹叶的轻摇中,春日将尽的清晨前,屋中再次陷入了沉眠。(1)


2/のきばに ゆれる

知道他们恋情的人大多同意,这对年纪轻轻的小情侣始终过着浪漫老年生活。甚至当事人霜月隼事后也在对“为什么确定关系前后相处模式几乎没什么差别”进行反思,反思到最后除了上床之外几乎没有什么新发现。的确,之前的海也会七天二十四小时提供从端茶倒水到谈人生谈理想的全套服务,空闲时间也会说着“始推荐的游乐园要不要一起去(2)”之后两人一起兴冲冲坐上摩天轮眺望天空的飞鸟与远处的大海,在宣传活动时也顺道去文月家里见过了包括海五个弟妹的一大家子。确定关系之后几乎过着一成不变的偶像生活,除了结婚该做的事情一件没少不该做的也没落下。

明明一切都在按照原先的道路走着,只是不止一次梦见海的离开了。

或是在夏日祭后对着拖着行李箱的海挥手说“早点回来”,或是在空无一人的墓园里献上一束花环,或是在纷纷细雨中看着他微笑着喝完一杯毒酒(3),任凭自己再大声呼喊也无济于事。那些声音仿佛被厚厚的空气吸收,失去了响度频率以及音调,传达不到任何地方去。隼知晓这些并不存在于偶像世界中,但平素能在各个空间穿梭的魔王大人,此刻却只能无能为力地看着这一切发生。

“Diablo,那些世界里都发生了什么呢?”

没有回音,没有答案。隼只能清楚地感知到海的离开他无法插手其中。即使拥有过改变生与死的力量,即使在偶像世界和兔王国世界里都一而再再而三地救下来海,使海免于成为鬼屋中、岩洞中或是战场上的亡灵(4),他也做不到了。和海有关的一切都似乎隔了一层厚厚的玻璃罩。

难道是古老的童话中,神明大人降下的责罚吗?

总之,他霜月隼,想尽一切办法都无法进入梦中的世界。


/注释

(0)标题来源于一滴p《织星谣》内的一句歌词。各节标题来源于海哥一专第二首曲子的原曲《七夕sama》(懒得打平假名)。

(1)写被子风波时无数次想到了被被,请不自觉被玩声优梗的春妈原谅。

(2)海的生贺打算写一个摩天轮梗。

(3)和我以前的文挂钩了,已经发的《逃离》《徘徊庭树下》和正在改来改去的《三重奏》

(4)兔王国里隼复活了海,动画第五话里隼拉住了海,月啪拉剧情里隼驱赶了附身海的怨灵。其他设定不太清楚。文月海真的是个在生死线上反复横跳的爱抖露,荒野求生这种小事根本不算什么好吧XD


/待续


是期末考试前的晚自习肝的文,期末考的超乎想象地好(从三个校区600+到了40名内我也不敢信)。所以忍住了自己写BE的冲动。

ooc太多了,欢迎提出意见。

评论
热度 ( 15 )

© 木清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