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个梦境】

※在某节课间打盹时梦见的故事。是soara全员而且有些恐怖向。尽量不进行二次加工。
※守空注意?刚入坑不太了解他们,ooc无法避免。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睡个十分钟也能梦见这么丰富的内容啊_(:з」∠)_

【梦中】

宗司视角/
我在人群间穿梭。刚刚受到怪物攻击的学校一片混乱,受伤的学生躺在地板上,医疗人员正忙着处理伤员。没有受伤的学生正在被疏散,惶恐不安笼罩着整个走廊。
教室已经全部封锁住了。据说怪物的攻击范围只在教室以内,具体情况需要有关部门介入调查。我手里拿着学校整理出的这次事故材料,一页一页地翻着。终于在某一页上证实了自己可怕的预感,看到熟悉的名字列入失踪名单的时候,完全失去了心理准备。
……
我和廉、望一起在河底走着。似乎是佩戴了避水珠一类的物品,我们穿过水底,径直走向黑漆漆的入口。进了门环顾四周,没有人对我们的闯入感到惊讶——这是怪物们的地下饭店与赌城,但怪物们似乎对我们这群人类视而不见。
在通往最深处的阶梯前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捡起来看,发现是一只人手。因为难受而眼前一阵昏暗。随后发生什么……

空视角/
我把守人推出门外时,怪物也同时抓住了我。然后,我听到门外的尖叫声。
“mori,你在干什么?”我喊。
银光划过一道弧度。我看到了他笑,看到了一片鲜红,最后连无尽的黑暗也看不到了。

宗司视角/
众宾喧哗,祝酒声此起彼伏。我们三个人站在角落里,面前是一个看起来级别很高的怪物头目。
“今天是我们的宴会,请问你们能不能上台演奏?”出乎我们的意料,对方说道。
“我们的主唱现在下落不明。”我回答,“我们来到这里,就是要寻找他们。”
“是吗……”对方沉思。
明晃晃的灯光,温暖的提琴声,酒肉的香气。舞台布置得干净而明亮。但这不是我们的舞台。

守人视角/
我抄起医疗人员盒中的一把剪刀就回身冲进去。门外的人们尖叫着。
“mori,你在干什么?”
我似乎听到了这句话,但没有时间和能力应答。面前是更多的怪物,估计不能继续下去,就使出所有气力,刃尖朝外,把手中的剪刀掷了出去。
努力向往常一样笑着。
现在说也听不见了吧。不要丢下我,你的结局就是我的结局。

/然后上课铃响了我也醒了。

【之后的脑洞】

宗司视角/
“我们只是想劫持他们,让你们来演奏。”面前的怪物没听见我的问题,“没有给任何人造成大的伤害。”
“那只手……”
“幻术知道吗,幻术。”
我一时间不能再说出什么来。

【完】

能写片段式小短篇真的超开心……就再放飞自我一会吧。
上课铃响了之后我一身冷汗。
稀奇古怪的梦总会有的,而且我的梦一个都没实现过,比如天国的八图和长船长义(划掉)

评论
热度 ( 5 )

© 木清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