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隼】徘徊庭树下

/7月初开始想脑洞11月末才开写/
/私设及ooc注意 海隼 可能春始/
/写手挑战20题 1.今天天气真好/

——1 礼物——
  “今天天气真好。”
  魔王大人在清晨六点的闹钟声中醒来,大概是一件极为罕见的事情。霜月隼拉开窗帘,盛夏的清晨和海风一起扑面而来。平静的天空似乎忘记了昨夜的雷雨,安静得没有一丝云彩。
  “今天是海的生日哦。”Diablo蹲在床头默默地听着,“你说我要送什么礼物呢?榊先生等会就到了,要不要你也一起去看海呢?”
橘子箱挪动了几下。
  “问我为什么这么早起来?嘛,因为海的生日的话,早起会比较好。海他起的那么早,晚一点儿他就走了。上次他走也是这样一个好天气,差点我就能够留住他,不过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我可以试着改变将来,但是过去的事情改变不了,就像Diablo你能知道所有事情,却不知道你的将来一样。”
  “生气了?不愿意去了?也好,如果你去的话,这世界又会成为什么样?”
  榊先生走进屋里的时候,铃声依旧没有停下。是不知道什么时代的歌,歌声似又熟悉又恍惚。

——2 墓地——
  七回八转之后车子停在了墓园之前。显然今天有人来过这里,大束鲜花在墓碑前摆放。“文月海”几个字此刻却是无法从眼前逃开,所有的一切都是在提醒:墓中长眠着一个熟悉无比的人。
四周仍是那么安静,越是松柏苍翠,蝉鸣聒噪,越是没有声音。
  “始,你来了。”
  “来了。”
  “始先回去吧,我还有一些话没有交代。”
  “春还在那边等着,一会儿我们接你。”

  “生死之间隔了三年,这三年中,你一次也没有出现在我的梦中。”
  “或者说,我从天堂找到地狱,却找不到你的灵魂所在。”
  “海,抛弃了我,你是不是太狠心了?”

——3 离别——
  “我走了?红茶在桌子上,别忘了起来喝。”
  隼仿佛是听到了海再见的声音,或许暗含着永别的思绪。但是事后很久才觉察到这一点。那时隼只记得自己躺在床上,甚至没有翻一个身,又昏昏沉沉地进入了梦乡。
  随后就是不知多久的睡眠,直到被一个突兀的电话打断了酣睡。
  “车祸?他?”

  再次醒来是在病床上,隼听始说自己是昏过去了,直到海的葬礼进行完毕都没有醒来。虽然这段时间里一直是“昏迷不醒,但仿佛有一个熟悉的吻,就在似梦非梦的时候。那是……怎么回事?
  “人死不能复生。”曾经看到过无数次的劝慰的话,由自己听着,又是什么感情?
  如果魔王能够预知自己的未来,能够留住那一天匆忙出门的脚步,又是什么结果?
  知天晓地,却不能知道自己心爱的人的将来会是这般离去。

——4 行动——
  “始,安排的怎么样了?”
  “一切顺利。”
  “果然还是舍不得啊……”
  “如果不是组织那里的事,海也不会这样吧。一旦被他们挑中,海,你就应该从我们的生活中彻底消失,不留一点痕迹才对,为什么选择要我帮忙,给隼布下这样一个局?”
  “隼大概是不会相信的,但是我也只能做到这个地步了。药效快要到了,去给他打电话吧。”
  修改记忆的计划一旦启动,就再也没有回头的可能性。海抱过自己的骨灰盒,无奈之中反而笑了。始做事果然很可靠,不愧是隼这么多年来挂在嘴边的偶像。
  电话接通了,不能再犹豫。

——5 擦肩——
  隆隆作响的车轮在铁轨上转动、前进。文月海望着窗外,车窗外面的蓝天令人眼晕。果然是个好天气。为了不打草惊蛇,这次需要坐火车行动。
  墓园那畔,一道铁路横行而过。霜月隼祭扫已毕,准备回程,恰好一辆火车呼啸而过,来不及看清每一节车厢的窗子。
  恰好平日的闹铃响起。和海一起唱过一首很久很久以前的世界上的歌,隼此刻又放了出来。

  「大切な君のために」
  「心を込めて贈るもの」

——完——
  这个故事构思的时候本来是另一番面貌,改着改着就强行把海的七夕报告会写没了,把一部分想的很好的地方漏下了——咸鱼了四个月都没有把这一篇完稿,这十一月的最后一天抓紧时间码字就不大满意了……不过还是要赶着霜月的末班车把它发出来,好了结了这心思,以后有机会会改得符合逻辑的。
  从今以后要暂时放下写同人专攻圆锥曲线了,无论是椭圆还是离子浓度都十分要命。等到我能把文写长写到3k字的时候就回来……
  我想讲一个这样的故事,尽力领会吧。 谢谢。

评论 ( 2 )
热度 ( 24 )

© 木清钰 | Powered by LOFTER